热血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戏精大小姐又翻车了 > 第三百八十一章从中调和
    简老爷子被迫放下杯子,脸色已经有些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他不赞同地望着霍烬炎,不高兴道:“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固执啊?我都说了我想喝,我就不能让我高兴高兴?”

    霍烬炎皱着眉望着简老爷子,没接话。

    简老爷子就放柔了语气,带着讨好那般劝道:“反正小染已经上去了,她又看不见,医生也没在这里,也没人看见,我就偷偷喝两口,又不会贪杯喝多,哪有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霍烬炎依旧满脸铁面无私,冷漠无情道,“老爷子,这不关染染在不在这里的事,不管她在不在,只要医生说了不能喝,我就不会让你和,都是为了你的身体健康着想,哪怕你因此生气了,我也不能让你喝这口酒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态度强硬地从简老爷子手中夺回了酒瓶子。

    简老爷子愣愣地望着霍烬炎,过了两秒后爽朗地笑了起来,像是并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霍烬炎反而一颗心提了起来,非常不安:“老爷子……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他迟疑地望着简老爷子,心底隐隐不安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简老爷子一定会生气,没想到对方脸色柔软,看上去像是并没我在很在意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你呀你。”简老爷子望着他,一边叹气一边摇头,“我都不知道应该说你什么好,有时候太固执了不是一件好事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霍烬炎脸色凝重了几分,将手中的酒瓶子放在了茶几上,坐在了简老爷子对面,双手放在膝盖上,语气有些无措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霍烬炎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简老爷子的意思,缓缓接了一句:“可我觉得有些时候,固执其实是一种坚持,我觉得我没错。”

    简老爷子就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听霍烬炎明白他的意思了,这才继续说:“是,有些事的确需要坚持,就像你跟小染小时候相识,如今能在一起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你的坚持,我能看出来,你很在意小染。”

    当初如果不是因为知道霍烬炎对简莫染用了这么多心思。

    在知道他跟简莫染因为包养协议走在一起的前提下,简老爷子是不会同意两人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霍烬炎没有接话,安静等着他的后续。

    简老爷子脸色有些疲惫了,说话也变得缓慢了起来,慢悠悠地对霍烬炎说:“有你有没有想过,有时候太在意和关心,对小染来说,其实也是一种负担?”

    是这样吗?

    霍烬炎愣愣地望着简老爷子眨了眨眼睛,眼底一片迷茫和自我怀疑。

    原来他所谓的那些在意,在简莫染眼里,是累赘吗?

    霍烬炎一下有种被打击到的颓废感,眼神都黯了下去,嘶哑着嗓音问了一句:“所以,我是做错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你没做错什么。”简老爷子摇摇头,淡淡道,“你刚才不也说不觉得自己有错吗?你们谁都没错。”

    霍烬炎一下更加迷茫了,简老爷子的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他自诩聪明,擅长跟各种人打交道,此刻却听不懂这些话了。

    简老爷子絮絮叨叨地说:“小染性格比较冲动,做事大大咧咧的,不会计较一些细枝末节的事,今天甚至都没发现你不对劲,以后你们有什么事摁住可你摊开了说。”

    他可能怕霍烬炎多心,紧跟着补充了一句:“本来这些也用不着我这个老家伙来教你,可是小染没有父母,别人管教不着她。”

    霍烬炎赶紧说:“老爷子严重了,你是染染最敬重的长辈,你跟我说什么,都是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简老爷子这才放心了一些,继续说:“这件事说不上你们谁对谁错,染染有时候神经比较粗,跟她在一起,很累吧?”

    霍烬炎虽然有点生气,却还是如实说:“没有,染染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不管简莫染做什么,只要不是真的想要离开他,霍烬炎都能接受。

    简老爷子微微笑了笑,对这个说话不置可否,只是说:“刚才小染说话太冲动了一些,但你应该知道那些话不是她的本意。”

    简老爷子语气也多了几分无奈:“她从小被我们宠坏了,脾气上来,什么话都敢往外说,等到明天冷静下来,她就后悔了,培养了这么坏脾气的一个孙女给你,以后还得看你多多担待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在数落简莫染,可霍烬炎听着,好像是老爷子对简莫染无微不至的宠爱。

    如果不在意,怎么可能管这件事。

    霍烬炎摇摇头,认真地说:“老爷子言重了,我当然知道染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她的这些小脾气我都可以接受。”

    霍烬炎语气低了下来,多了几分愧疚:“况且今天也的确是我没有处理好自己的情绪,所以惹染染不开心了,明明设计稿敲定,你又能出院,这两件她都挺开心的,今天是我没做好,她生我的气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霍烬炎态度诚恳,而且说的都是自己的心里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就太惯着她了……”结果简老爷子又不太赞同了,摇头说,“染染都被你惯出小脾气来了一句你就应该让她有一点危机感,才回不敢这么随便跟你发脾气。”

    简老爷子自己说着都笑了起来,笑着补充了一句:“我这么说,好像我这个爷爷是继爷爷一样,可你得往心里去,小染就是知道不管她怎么发脾气,你都不会离开她,所以才会这么肆无忌惮。”

    他叹息一声,前面的这些都是铺垫,接下来这句话才是他想说的重点:“可是时间久了,你也会累的,要是有一天你受不住了,不耐烦了,不愿意将就她的小脾气了,她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霍烬炎几乎没有任何犹豫,立刻就开口说,“除非染染厌烦我了,除非她不要我了,否则,我永远不会离开她。”

    这些承诺,哪怕别人会觉得苍白和敷衍,可这就是霍烬炎纯粹的真心。

    他已经把自己的态度完全呈现出来了,自己的真心完全给出去了,剩下的,就听天由命了。

    简老爷子沉沉地盯着霍烬炎,眼神深邃,充满了无数情绪。

    霍烬炎安静地任由他打量。

    良久,简老爷子才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不错,是个有诚意的孩子,小染会明白你的心意的,明天早上过来接她去上班,然后就接回去吧,她要是再受了委屈想住回来,我可不会这么轻易让你把人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简老爷子既然都已经发话了,就因为这明天早上,只要霍烬炎来了,就一定可以把人接走。

    老爷子也一定会去说服简莫染,从中调节。

    都说小两口吵架,懂事的双方长辈都是要从中调和的,

    霍烬炎亲缘淡薄,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也会有这种待遇。

    他一下站了起来,慎重地给简老爷子鞠了一切躬,哑声道:“谢谢,您放心,我一定好好对染染。”

    承诺的语气和分量都很沉。

    简老爷子闭上眼睛摆摆手:“去吧,时候不早了,不耽误你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霍烬炎离开后,简老爷子才慢悠悠地上楼,来到了简莫染的房间。

    他敲门,敲了一次,里面没有动静,

    简老爷子就耐心地又敲了一次,声音缓和了下来:“小染,我知道你还没睡,我们聊聊吧。”

    安静两秒后,里面传来拖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,很快,门被打开,简莫染盯着一双通红的眼睛望着简老爷子,嗓音沙哑得不得了:“爷爷。”

    简老爷子望着她,又看了看她身后,问:“方便让我进去吗?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简莫染转过身,先一步走了进去,扭头就说,“爷爷,如果你是因为霍烬炎的事来劝我的话,还是什么都别说了,浪费口舌,你现在说了我也未必听得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这么生气?”简老爷子像是理解不了,望着简莫染说,“我还以为你没那么在意小霍呢,一直都是人家迁就你,我还以为这种小事,你都不会在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是小事?”一提起这个话题简莫染就觉得生气,冷声道,“他冤枉我,明明知道我不是那种人,却还是听信了那么流言蜚语。”

    什么流言蜚语和冤枉的,简老爷子并不清楚实情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,他也不会听信简莫染的片面之词。

    所以简老爷子只是说:“流言蜚语是不可信,可是染染,你也应该清楚,他会误会,还不是因为在意你,就像之前你看见他跟那个女同事的绯闻,你心里难道就不难受吗?难道那个时候你不清楚他是什么为人吗?”

    简莫染不认,反驳道:“这怎么能一样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一样?”简老爷子脸色十分平静,“不都是跟别人传绯闻吗?”

    简莫染知道简老爷子并不了解情况,不甘心地说:“就是不一样,霍烬炎跟方媛早就认识,并且方媛喜欢他很多年了,霍烬炎明明知道方媛喜欢他,却还被狗仔拍到那些照片。”

    哪怕过了这么久,现在提起这件事,简莫染都依旧觉得膈应得慌,语气重了几分:“那我不清楚情况的前提下,看见肯定会误会的,可是我跟晋塬之间清清白白,在一起接触完全是因为工作。”

    简莫染垂着眸子,心里难受,语气也跟着低了下来:“别人误会也就算了,霍烬炎居然也要我给他知道解释,不就意味着他上来就怀疑我了吗?”

    这种上来就直接问她要解释的行为,才是简莫染最在意的。

    简老爷子摇摇头,缓缓道:“流言蜚语不会空穴来风,你不解释,他并不清楚听到的那些话几分真假啊。”

    霍烬炎有多在意简莫染,听见那些话的时候,心里就是成倍的难过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