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血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绝世战神 > 第六百零五章:各自的算盘
    懵逼!

    震撼!

    不敢相信!

    这世间怎么能有如此强大的力量?

    一人灭了上三家之首的龙家?

    王婉鱼与母亲双双尖叫,而在东边的王家庄园内,王嫣儿在得知了答案后,她同样惊悚的要命。

    三十年的上三家,也是开局以来最强大的上三家,不说龙家有多少精锐,光是龙家的世家令就已经强大到了没边啊!

    下六家与上三家的世家令,天差地别,宋家能用世家令出动苍茫营的一个大队,但是上三家的世家令能出动整个苍莽营。

    王烨看出了王嫣儿的不信,他也怕女儿闯祸,重重的重复道:“他们只派出了一人,灭掉了整个龙家,而且龙家也出动了世家令,依然逃不过别灭族的悲剧。”

    王嫣儿顿时垂头丧气,她曾想过那个神秘势力选人带走,是否有一些特殊的忌讳,比如破过身的不要,品行不端的不要,甚至王嫣儿还疯狂的想起,用自残的方法躲过这一劫难,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。

    但是那个神秘势力竟然能到了一人灭一族的存在,王嫣儿顿时没有了那些荒唐的想法。

    如果连王家都灭了,她也不可能被幸免。

    “父亲,那沈七夜的身手有多强?”王嫣儿突发奇想的问道。

    王烨低吟了好一会这才说道:“具体有多强我不知道,但是四大境主,每一位都是人龙人龙,沈七夜号称夜神,毕竟有他的过人之处,我也不好揣测。”

    王嫣儿上前一步,压低声音,在夜色下鬼使神差的说道:“父亲,沈七夜因为老婆的病情,已经成了我们王家的一条狗,能不能让沈七夜去暗杀……….”

    沈七夜被羞辱了一下午,还没有从王家的大门离开,虽然大家都没有说明,但是当狗一词,已经是不言而喻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但是王烨听到暗杀一词,顿时被王嫣儿的这个想法吓的眼皮子直跳。

    “嫣儿,这种想法,你想都不要想。”王烨急忙挥手道:“就算是沈七夜能敌过那两个使者,但是你能保证灭掉龙家的那种强者,他们只有一人吗?而且在我看来,沈七夜根本不是那个神秘势力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王嫣儿紧咬红唇,她知道自己问的问题很傻,既然那个神秘势力只拍出一人就眉道了龙家,龙家也出动了世家令,还是被灭族,那个神秘势力肯定强到了云彩之上,但是王嫣儿与王婉鱼都有同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们身为贵胄之后,让她们在二十几岁就去送死,谁能甘心?

    “父亲,为什么会这么说?”王嫣儿不死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世家之中曾流传,那个神秘组织中,神境强者多如云,而沈七夜顶多算是一个凡夫俗子。”王烨惋惜叹气的说道,在说出这句话时,他的眼珠子都快从眼眶中跌落。

    王嫣儿不知道神境强者是什么,但是到了王家长子的地位,他当然知道一位神境强者的意义是什么。

    日行千里,力拔山河,踏水而性,隔空取物,武道界中有太多关于神境强者的传说,谁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,但是武道界唯一能确定的就是,到了神境强者的地步,热武已是废铁。

    而只有那个神秘组织中拥有大量的神境强者,才能解释的通,九大世家与诸多权贵任由宰割,否则谁愿意把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白白去送死?

    正当王家子弟焦躁不安时,王家庄园的书房捏,王公的眼皮子也一直在狂跳。

    “萧生,你觉得他们会选中谁?”王公偏头看了一眼,一旁巍然不动的老者问道。

    他正是下午将槮虚交到沈七夜手上的那个下人,但是作为王公的心腹,在王家谁也不敢将他当做真正的下人。

    “老爷,大概率会是孙女,王嫣儿与王婉鱼中二选其一。”萧生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何见得?”王公在问。

    “依照惯例,那个势力来选人,大多都会选择年轻貌美的人丁,虽然偶尔也会选中男丁,但是小少爷长的太丑,大概率会选中王嫣儿。”萧生说道。

    王公一愣,随即放声大笑:“哈哈哈,丑的好,丑的好啊!”

    如果这句话换成平时被王家的那个独苗听到,他肯定气的想杀人,但是只要能活着,不被那个神秘势力选中,只是长的丑点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萧生的想法,与王公英雄所见略同,所以他才一直在叮嘱王烨,不要在像沈爱玲那般,让他失望,哪怕王嫣儿被选中,王公也希望王嫣儿能高高兴兴的上路。

    如此王家既不得罪那个神秘势力,又能留有香火,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,因为王公只有这么一个孙子。

    世家之中,像李老爷子那般生了一大堆孙子的实在是少数中的少数,三十前,正是因为那个神秘势力选中了龙家的独孙,龙家才会奋力反抗。

    王公一脸感叹的在此说道:“如此就是最好了,否则我王家后继无人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一个下人进来汇报,说沈七夜已经到了王家门口的事情,既然沈七夜已经通过了第一层考核,那么在多余的刁难就落了下乘。

    “让沈七夜进来吧。”萧生挥手说道,这种小事,自然不用王公亲口吩咐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不久,下人就将沈七夜领到了书房,恭敬退出。

    王公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端坐着闭目养神,而接待沈七夜的依旧是萧生。

    “沈小友,下午误会一场,希望你不要介意,那两个下人,我已经让人杀了,尸体还扔在王家庄园内,不知你是否要去看看?”萧风笑道。

    沈七夜眼眸中闪过一道精光,他在王家门口站了下午,王家怎能不知?

    现在连人都已经杀了,死无对证的事情,沈七夜已经懒得追究了,这些上位者的手段,多说无益。

    “敢问老人家,有什么是七夜能帮王家的效劳的吗?”沈七夜单刀直入的说道。

    萧生说道:“敢问沈小友,你觉得有什么是你能拿的出手的吗?”

    他这是隐性的在问沈七夜,你准备用多大的诚意换区三百年的山槮?

    如今林初雪与腹中胎儿的活下来的希望,都在全靠王家的施舍,他不得不放下姿势。

    “七夜,愿效犬马之劳!”沈七夜抱拳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