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血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绝世战神 > 第三百四十七章:黄燕君的小阴谋
    赵国梁叫沈七夜来,就是为了寻求破宋家之法门,但真见到沈七夜说有办法时,他突然又呆住了,因为那可是世家啊!

    富过五代,人脉背景超然,方可称为世家,这样的家族若是想弄死一个普通人,易如反掌,沈七夜真的有破解之法?

    “沈先生,能不能跟我老头子透露一下你破宋家之法?”赵国梁压低了声音说道,因为他知道这是机密,若是沈七夜不肯透露,也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但是,沈七夜看的出来,赵国梁是发自肺腑的关心,没什么不能说的,只是一个简单的字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沈七夜吐字说道。

    “杀?”赵国梁一愣,等他反应过来时,差点没被吓的心脏骤停啊!

    赵国梁急忙追问,“沈先生,你的意思是说,你要杀了宋青聪…….”

    “暴力破万法,唯有杀了宋青聪,才能天下太平。”沈七夜淡淡的说道,仿佛说杀宋青聪,如杀鸡杀狗。

    可是赵国梁的心里,却早已掀起了惊天骇浪,久久未语。

    宋青聪是世主不错,他只要呆在宋家一天就是无敌的,但他不可能一辈子都呆在宋家,只要个人就有弱点,那么沈七夜就能杀了他,对于这点赵国梁丝毫不怀疑。

    且不说怎么杀,如何杀,光是杀了一位世主的后果,就足以荡平与沈七夜自己,还有与他有关的所有人,哪怕你曾经有多少荣耀,有多少光环在顶,一位世主的死亡,足以让某些人震怒。

    这无异于灭顶之灾啊!

    “沈先生,你想清楚后果了吗?”赵国梁失声呢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唯有杀字决,能破局。”沈七夜目光坚毅的说道。

    宋青聪一天不死,他的生活就一天不能安静,赵国梁能想到的,沈七夜心中自然已经计较过,否则他永远只能活在他的摆布之中。

    赵国梁看向沈七夜问道:“沈先生,宋青聪为什么要这么针对你,而且还挑起沈明超,让你们骨肉相残?你们难道有深仇大恨?”

    这世界上,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,宋青聪扶植沈明超,设计这一场骨肉相残的好戏,这其中的意思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沈七夜却摇头说道:“赵叔,如果我说,我跟宋家宋青聪无冤无仇,你信吗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赵国梁惊呼万分,明显不信。

    沈七夜苦笑不已的说道:“老叔,世家的意义,你也知道吧?”

    赵国梁曾上过沙场,当然知道世家的特殊含义,他们不光富过五代,身价超过千亿,背景滔天,世家的另一层含义便是世代为家,为特殊力量的保护。

    “千秋有功,受超额的保护。”赵国梁面色凝重的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曾奉命保护过宋青聪,然后他想让我做宋家的狗,却被我拒绝。”沈七夜说道:“宋青聪曾坦言,在他当上世主的那天,就是我跪下,俯首称臣之时,沈明超只是个开始,下一个还不知道是谁,所以为了家人,为了朋友,宋青聪必须死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我的结局会不太好,但是人生在世,有可为,有可不为,除了他死,我沈七夜别无二法。”

    赵国梁知道世家的地位超然,但他万万没有想到,宋青聪身为宋家少爷时就能霸道成这样,如今他贵为世主,这事情上还有什么事情他做不出来的?

    难怪他会利用沈明超来对付沈七夜,就是为了让沈七夜屈服啊!

    而可怜的沈明超到现在还被蒙在骨子里,在赵国梁看来,他只是一条可怜虫罢了。

    但是从反面来看,赵国梁是不知道沈七夜曾经的高度,而宋青聪是知道的,他明知沈七夜曾贵为一方境主,却还要收复他做狗,成为他脚下匍匐跪舔的忠犬,这正从侧面说明,宋家的超然。

    除了杀死宋青聪,沈七夜再无他法。

    再简单聊了几句,沈七夜就从赵国梁的房间里走了出来,这位年过八旬,戎马一生的老人,不禁仰天长叹。

    “义薄云天沈七夜,有情有义大丈夫,我赵国梁服了!”

    这时,沈七夜刚从赵国梁的房间里出来,就听见敬老院外面吵闹一片,他见到黄燕君忧心忡忡的样子,主动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沈七夜问道。

    黄燕君指了指外面,叹气的说道:“有个开发商看中了这块地,说是要买下敬老院做墓地,一群义工正在外面跟开发商的代表在吵架呢。”

    前几年地产热,不光活人的房子涨价,连死人的房子也跟着涨,与敬老院想比,墓地的利润起码翻了十倍以上。

    而且夕阳红敬老院依山傍水,确实是一块良地,难怪会有人看上这里。

    沈七夜笑道:“黄燕君,这不像你的风格,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打抱不平吗?”

    黄燕君送了沈七夜一个大大的白眼,如果换成以前,她早就第一个冲上去跟那些开发商理论了,但是随着各地资本的涌入,黄家早已不是东海首富,否则她被姜萌萌打了那一巴掌,怎么可能会隐忍到现在?

    “沈七夜,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形势比人强吗,而且敬老院会被拆,你也有责任!”黄燕君气鼓鼓的瞪着沈七夜说道。

    “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沈七夜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说你没有,本公主今天好好教育教育你,咱们大战神先生,你给我听好了。”黄燕君将手中的被褥一放,双手叉腰的说道:“你在东派?一战,只是限制了超级大老,身价上百亿的资本进入东海,但是却没对百亿以下的富商限制,我们东海市原本只是一个三流小城市,你觉得谁能压的了那些富商,你敢说这事你没有责任?”

    “沈七夜,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,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,如果你不出去管管,像今天这种事情,会越来越多。”

    “唉,可怜了那些老人,都要无家可归喽,某人还站在这里跟个没事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沈七夜反应过来,原来黄燕君不出手,不是她改性子了,而是她把锅扔给了自己?

    原来,赵国梁找他是一回事,开发商找上敬老院是另外一回事,黄燕君显然是特意挑的时间,才找来他的。

    “那去看看?”沈七夜苦笑不已的说道,既然遇上了,去看看又如何?

    黄燕君高兴的直接跳起来啊,拉过沈七夜就往敬老院外面小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沈七夜,冲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