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血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绝世战神 > 第三百四十一章:我就这样默默的爱着你,可好?
    当晚,东海机场VIP室内,一群中年人都在等最后一班飞机,个个体态丰腴,要么手戴豪表,要么戴着紫檀佛珠,显然都是一群身价不菲的有钱人。

    东海只是一个三流城市,换成以前这个时间点,根本就没人来,这都是沾了新市即将挂牌的光。

    “东海市怎么搞的,这不是都快跟乌华合并了吗,怎么机场还这么差?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,如果换成以前,这种垃圾地方老子根本就不爱来。”

    “唉,东海人真是走了狗屎运了,竟然能跟乌华合到一块。”

    一群外地富商就差没把东海说成垃圾场了,一个东海本地人顿时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别来我们东海赚钱啊!”一个西装男吼道。

    那群外地富商顿时来劲了,仗着自己这边人多,张口就开骂。

    “嗨,看我这爆脾气,有本事出来练练?”

    “穷就是穷,还不让出了,老子说你东海人是穷鬼怎么滴。”

    “不服来干啊!”

    说着,那群外地富商还撸起袖子准备找那个东海人麻烦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一个朋友站起来,冷哼的说道:“妈的,有这本你这话对我们东海大老战神去说啊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几个中年富商顿时停住了脚步,战神之名,经过东派?一战,如今已经声名远播,他们都被各自的家族告诫要低调,见东海人都搬出战神说事,他们怕这几人东海人要是跟那位大老认识,纷纷哑火。

    这下,一帮东海人顿时开始牛逼起来了,高谈阔论战神厉害,搞的他们跟沈七夜是结拜兄弟似的。

    不久,一群黑衣大汉闯入VIP候机室,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,外地的富商已经彻底哑火,几个东海本地人本来不服,但见到是白云飞的手下,只好乖乖的滚了。

    沈七夜一人身系盘,他从安北省回来,白云云自然要接机,赵龙很快赶到了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几点的飞机?”白云飞看向赵龙问道。

    赵龙看了看时间说道:“大概再过半个小时就到了吧。”

    从安北省坐观光大巴回东海需要一个白天,但是坐飞机只要一个小时,这还是沈七夜拒绝了柴家动用私人飞机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白云飞说道:“这一趟真是凶险,谁能想到出去团建一次,竟然会惹到丁家。”

    “丁半省又如何?还不是自取灭亡。”赵龙之高趾高气昂的说道,从始至终,他对沈七夜就满怀信心。

    白云飞点头,虽然他不知道沈七夜具体是怎么灭了丁半省,但是一人压半省,这传出去都够惊悚的啊。

    这时,乌华的人也赶到了,陈东亭,西飞鸿,徐缺是最后一个到场的,对于东门与西门,赵龙与白云飞不感冒,但是对于徐缺这位智者,他们俩人还是发自肺腑的尊敬。

    “徐老。”赵龙与白云飞起身抱拳问好。

    徐缺点头,双方一起入座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沈先生是如何杀的丁半省吗?”陈东亭不爽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云飞正想问这事,赶忙追问道:“是怎么杀的?”

    陈东亭冷哼一声:“不好意思,我不想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陈东亭,你玩我?”白云飞怒道。

    眼看着双方就要吵起来,徐缺站出来说和,赵龙也把白云飞拉住。

    “徐老,你那边有消息,七夜是如何灭了丁半省的?”赵龙问道,他得知沈七夜要回来的消息,但是沈七夜没跟他说灭掉丁正源与丁鸿磊过程,他也不好张这嘴,如今只能让徐缺满足他的好奇心了。

    北门有眼线安插在安北省,徐缺将过程简单的描述了一遍,众人无不是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败罗汉,抗巨鼎,逼的丁家子自相残杀。”白云飞失声呢喃的说道:“沈先生不愧是神话啊。”

    陈东亭,西飞鸿,赵龙,连徐缺都面露敬仰,可见沈七夜在两地大老心中的地位有多高了。

    “七夜的班机到了。”半个小时后,赵龙喊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行人直接从VIP室到了机场内部,一行人浩浩荡荡,仿佛古代的王公大臣迎接帝皇回宫般,争先恐后,连徐缺这位老者都小跑如风,可见这场面有多滑稽了。

    沈七夜一出现,东海两地的大老,包括他们身后的上百个保镖,齐声呐喊,微微鞠躬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。”

    沈七夜微微一怔,他只是让赵龙买个机票,谁能想到弄出这么大的排场。

    “徐老,怎敢劳您亲自大驾。”沈七夜主动拉过徐缺的手,亲切的说道。

    徐缺摇头说道:“沈先生在他乡壮我新市名声,被传为当今神话,我一个老头子来迎接神话,沾沾仙气,好多活几年啊!”

    赵龙,白云飞,陈东亭,西飞鸿闻言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“是啊沈先生,我们都来沾沾仙气。”

    “沈先生,我们边走边说,您是怎么一人压半省的。”

    “七夜,徐老已经备下酒席,给你接风洗尘,我们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围着沈七夜一阵嘘寒问暖,搞的他都是哭笑不得,但是他不得不拒绝众人的好意,因为在他的心里,什么都没有比家重要。

    “改天吧,我要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沈七夜决定是事情,不是他们能改变的,众人只好留下改天再聚的说辞,然后他便上了赵龙的捷达车。

    飞机的速度比汽车快上几倍,林初雪到东海市已是晚上八点,但是她并没有立刻回家,而去了林氏集团加班,直到凌晨才回家,但是等到她当楼下,见到那道熟悉的身影时,娇躯一颤!

    “七夜,你不是在安北省吗,你怎么回来了?”林初雪急忙小跑了过去,很是懵逼的问道。

    沈七夜笑道:“你再不回来,我都准备去办公室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林初雪看着沈七夜身上的露水,一阵心疼,急忙扑入了他的怀里说道:“七夜,我,我不知道你回来了,你是不是已经等久了?”

    沈七夜摇头说道:“没有,我也才刚回来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去嫂子家做客了吗,你回来干嘛不打电话给我,还有晚上的飞机票可都不打折,你能不能别这么浪费钱……..”林初雪抱着沈七夜噼里啪啦的问道,但是沈七夜一句话,却让她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害臊不害臊,老是说这么腻人的话。”林初雪俏脸瞬间通红,拽过沈七夜就往林家走,一边走,一边数落。

    就在沈七夜与林初雪进入林家的刹那,小区门口的一辆车子也轰然发动,车内坐着的正是黄家小公主,黄燕君。

    当她见到沈七夜矗立在秋风中,等了林初雪三个小时,她是多么的渴望制造一场偶遇,哪怕是上去,问一声最近过的如何之类没营养的话。

    但等到林初雪扑入到沈七夜的怀里那一刻,她看到沈七夜笑了,她也跟笑了,她突然觉得在幕后默默的看着自己心爱的人,在等他心爱的人,也是一种幸福。

    “你见,或者不见我,我就在这里,不悲不喜。”

    “你念,或者不念我,情就在这里,不来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爱,或者不爱我,爱就在这里,不增不减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,或者不跟我,我的手就在你手里,不舍不弃。”

    “来我的怀里,或者,让我住进你的心里……..”

    …….

    “沈七夜,我就这样默默爱着你,可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