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血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绝世战神 > 第六十九章:请原谅我的自私
    看着沈七夜的背影,没入了夜色,林海峰高兴的差点没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女儿,你早该让沈七夜滚了,爸支持你。”林海峰对林初雪竖起了大拇指,只要让沈七夜与女儿离婚,他就能真正的父凭女贵。

    这些天,他一直在幻想,如果林初雪真能嫁给那位传说中的大老,那么东海市还不是他的天下啊。

    那时,整个皇朝的姑娘,他要一个一个玩过来。

    唐敏面带疑虑:“初雪,我总觉得你怪错人了,七夜不是胡来的人。”

    咯噔一下,林初雪瞬间回过神来,女人的直觉告诉她,唐敏说的是对的。

    毕竟,她跟沈七夜睡在同一个屋子里,他从来没有越界的行为,为什么今天会发疯对郭芙有想法。

    林海峰是什么人,她一清二楚啊。

    “爸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!”林初雪死死的盯着林海峰问道。

    林海峰狠狠的瞪了一眼郭芙,然后才说道:“女儿,就是这么一回事啊,不信你问问我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林初雪是认识的郭芙,急忙走近说道:“郭芙,你快说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郭芙刚想说出真相,却被林海峰一个眼神瞪了过去,毕竟她只是一个中学生,再加上出身卑微,刚才已经被吓坏了,哪敢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唐敏也想问,也被林海峰一个眼神吓了回去,然后他帮郭芙说了几句好话,说是家里有事,要在这里暂住几天。

    打了一巴掌给一颗糖,三言两语就将事情给糊弄过去了。

    半夜,一道黑影从林家出来,闪进了郭芙的房间,顿时就将她给吓懵了。

    “林老师,不要啊,我什么都没说,求求你放过我吧,呜呜呜…..”郭芙直接被吓哭了,换成谁一天被强两次都会被吓哭啊。

    但是当灯打开,郭芙顿时懵逼,因为进来的不是林海峰,而是林初雪。

    因为她料定了郭芙不敢说真话,所以才只能出此下策。

    林初雪穿着睡衣,坐到床边,问道:“郭芙,你能不能告诉我真想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已经能猜出事情的大概,但她还是想听郭芙亲口说出来。

    郭芙已经内疚的要死,急忙将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林初雪得知是林海峰做下了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,反倒让沈七夜背锅,她的心都在滴血。

    但是她知道,这事怪不了郭芙,她只是一个孩子,要怪就怪他的禽兽父亲,竟然做出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“初雪姐姐,大哥哥还没回来吗?”郭芙抽了抽鼻子,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林初雪看着外面的夜色,顿时愧疚的要死,他在东海市无亲无故,只有这么一个家,这么晚了,他能去哪?

    “还没呢。”

    郭芙顿时哇哇大哭起来:“都是我不好,给你们惹麻烦了,我,我,我现在就回家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郭芙跳下来床就开始收拾东西,但是林初雪知道郭芙家的情况,住的又偏远。

    如果她将今天的事情捅出去,林海峰一口牢饭肯定吃定了。

    她感激郭芙还来不及,怎么会让她走呢。

    “听姐姐的,这几天你就安心的住这,如果我爸在骚扰你,你就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保证完后,林初雪让郭芙跟她一块睡一个屋,但是位置却反了一下,她睡床,林初雪躺在了沈七夜睡的地板。

    “初雪姐姐,大哥哥是一个好人。”夜色中,郭芙瓮声瓮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他是好人?”睡不着,林初雪干脆跟郭芙聊起了天。

    郭芙回忆起第一次跟沈七夜相遇的场景,她将沈七夜是如何喝退,那些家有钱的学生,又陪着她去酒吧,将他母亲从王胖子的手中救下。

    一切都真相大白了。

    因为上一次,林海峰正是用沈七夜顶撞他的借口,趁机教训了他一顿,当自己问沈七夜时,他也没替自己辩解。

    林初雪的眼眶瞬间红了起来,内疚到了极点:“七夜,你怎么这么傻,为什么把所有的事情都自己一个人扛…..”

    郭芙嘿嘿笑道:“初雪姐姐,大哥哥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林初雪突兀的问道。

    郭芙回忆起今天跟沈七夜去逛超市的场景,说道:“大哥哥,这人对你好,都是默默的,他从来不会表现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就拿今天带我来林家之前说,他先带我去一趟超市,然后,他故意装作酷酷的样子,让我推车,故意不帮我提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知道,他这是在磨练我,因为连这点苦都吃不了,我根本进不了林家的门,也不可能在这里呆下去。”

    轰!轰!轰!

    林初雪脑子被连番轰炸,因为郭芙对沈七夜的了解,竟然比她还深。

    作为沈七夜的妻子,竟然还不如一个相处了两次的小女孩子,林初雪的心顿时疼如刀绞。

    她瞬间想到了沈七夜衣服上的“唇印”,说不定这也是个误会呢,毕竟这人什么都好,就是喜欢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着。

    他不说,或许有他不说的道理吧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找沈七夜,郭芙你先睡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林初雪甚至顾不上穿衣服,穿着睡衣就冲出了林家,开车去找沈七夜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林初雪现在非常渴望见到沈七夜,她很想说亲自跟他说一声对不起,她突然非常害怕沈七夜从此消失,真的滚出了林家,滚出了东海市。

    那样她会内疚一辈子的。

    人都是犯贱的动物,美女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但是足足找了一个小时,林初雪依然没有发现沈七夜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七夜,你到底去哪里了,求求你回来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的错,全都是我的错……”林初雪在沈七夜送他的奥迪车上,神神叨叨,整个人都快疯了。

    东海市这么大,去哪找一个活人,而且她对沈七夜的了解又少,林初雪只能开着车子在大街上乱窜。

    突然,她想到了一个可能,顾不得闯红灯,一个急转弯开向了江边,在沈氏大楼镀金江心公园,林初雪终于发现了一个小黑点,除了沈七夜还能是谁。

    停车,熄火,林初雪穿着睡衣,飞奔向了那个黑点,她现在只想跟沈七夜道歉,跟他说一声,对不起。

    但是还没等到她接近时,沈七夜的道歉先到一步到了。

    “初雪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林初雪呆在了原地,看着沈七夜脸庞上干渴的血迹,她瞬间泪如雨下,冲着沈七夜大喊大叫说道:“沈七夜,你什么都没做错,你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沈七夜微微一笑,这道笑声在夜色中是那么灿烂,犹如彗星擦过了大气层,点亮了林初雪的人生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是我的老婆。”

    哇的一声,林初雪再也抑制体内如同洪荒般的愧疚,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沈七夜的笑容有多么灿烂,那么她此时的内疚就有多沉重,最后她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,慢慢的蹲下来,抱头痛哭。

    “沈七夜,我是你老婆,但你也别太惯着,那样我会变得蛮狠,不讲理,变成一个令你讨厌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会有一个更好的女人出现在你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,我不要变成那样的女人,求求你以后别对我这么好,好吗!”

    “沈七夜,算我求你了!”

    林初雪眼泪鼻涕哭糊弄了一脸,哭成了一个泪人。

    沈七夜对她的好,犹如毒药,正在一点点的腐蚀她的心灵,她怕有一天,自己会有一天会变成像林海峰那样的人,那么将来等待她的将是比死更痛苦的离别。

    沈七夜走到林初雪的跟前蹲下来,将她小脑袋搂入怀里,在这一刻他的眼眸如同星空大海那般广阔。

    “初雪,请原谅我的自私,因为除了对你好,我沈七夜一无所有。”